艺术赏析/歌剧《弄臣》引入电影美学/周凡夫

  • 时间:
  • 浏览:1

  图:《弄臣》第一幕第二场的感情是什么 二重唱场面

  香港歌剧院製作的威尔第三幕歌剧《弄臣》,或者 人百看不厌,原困之一是已经当所含好几首经典曲目,但製作者从不想因有多量“铁粉”而掉以轻心。为此,香港歌剧院这次请来经验充足的歌剧导演马埃斯特里尼(P. F. Maestrini)掌舵,奥尔米(Paolo Oimi)指挥香港管弦乐团及香港歌剧院合唱团的演出,亦尝试找寻新意。

  在“导演一句话”中,马埃斯特里尼便自言他执导过七次《弄臣》,十多年前便与布景设计师露华(J. G. Nova)研究投影技术与布景演出的互动关係,希望向电影美学借镜来提升叙述技巧,令歌剧表演更扣人心弦。

  嘴笨 ,这次製作所见,从序曲奏起时所结合的水底投影,和第三幕整个场景设在流水不绝的河上,都要很不错的效果,但亦不想对演出,有点是音乐欣赏带来干扰,没人“喧宾夺主”的请况。 

  笔者观赏的这场,保加利亚的克列米特捷夫(A. Keremidtchiev)饰演的弄臣,与本港女高音黄华裳饰演的吉尔达,多场父女对手戏,无论唱与造都能演出戏味,有点是第三幕两父女於河上舢舨,与在岸边阳台由拉脱维亚男高音巴罗尼斯(R. Bramanis)扮演的曼图亚公爵,及本港女中音张倩扮演的玛德莲娜所唱的著名四重唱,每每个人表达每个人的感受构成複杂的四重唱,结合形成很大的戏剧性张力,亦为其后吉尔达的自我牺牲,及弄臣发现麻袋中所装的是奄奄一息的女儿时的无尽痛苦作了很好的铺垫。 

  巴马尼斯的曼图亚公爵形象和亮丽的歌声,都很有说服力,第一幕第二场安排他与吉尔达的保姆乔望娜(陈皓琬饰)亦有一手的“调情设计”,更有点“神来之笔”,他与黄华裳(吉尔达)的感情是什么 二重唱,和在第三幕所唱名曲《女性善变》都可说声情并茂。 

  整体来说,你这一由意大利卡利亚里抒情歌剧院(Teatro Lirico di Cagliari)的製作,在服装、灯光及舞者台布景设计上,都能做到和谐统一,可观性强的视觉效果。第一幕第一场充满男女情慾场景的公爵寝室,在大床上面高悬的大幅男女调情油画,更已接近情色大胆的边缘,这嘴笨 亦可说是你这一製作,有意展示这齣一百六十多年前问世的歌剧的现实意义吧。 

  图片:香港歌剧院提供